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当前已进入夏季

频道本月排行
频道总排行

不再颤抖的两片树叶
2010-07-19 14:59:02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不再颤抖的两片树叶 来源:网易新闻 http://news.163.com/09/0521/10/59R3L515000120GR.html 2009-05-21   老远就看到了二号新村...

不再颤抖的两片树叶

来源:网易新闻  http://news.163.com/09/0521/10/59R3L515000120GR.html

2009-05-21  

 

  老远就看到了二号新村小院里的芭蕉树,依然那么茂盛,那么碧绿,我仿佛又看到先生从书房里走出来,站在院子里和我说话,那带有温州口音的普通话,又一次问我:“你是出生在昆明的吗?那时候,我们也在那座城市。”先生说的是他和杨苡老师在西南联大的日子,可如今,他去世已经快10年了。

 

  杨苡老师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书房里,和我说着先生的旧事。她取出再版的《离乱弦歌忆旧游》送给我,上面有先生钤印,我又请她加盖了一枚她的印章。人已去,书存香。这是先生的一本自传式的重要著作。我反复阅读了《离乱弦歌忆旧游———纪念西南联大六十周年》和《当敌机空袭的时候》两篇文章,那是因为我和我的父辈也有着同样经历的缘故吧。这次再版,增补了杨苡老师写的序言《又一片树叶落下》,还有一张照片,《忙乱的书桌似乎静静地等待它的主人归来》。在知识界和文化界有着极高声望的这对夫妇,走过了几十年的人生历程,他们共同经受了多少磨难啊。战乱、流亡、灾害、人祸,颠沛流离,坎坷不平,然而生命始终在燃烧,两颗坚强的心,在苦难中跳动。他们是两片不能分离的树叶,风风雨雨,树叶在风中抖动。如今,一叶飞上了天空,一叶还在人间。他们互相对望着,并没有分离。只是,不再颤抖、不再战栗。先生走了,他的书留在人间,连同他的思想、他的学识、他的人格、他的微笑。老师依然每天坐在书桌旁,她还在思考,还在写作。到明年,她就整整90岁了。可是她记忆清晰、思维敏捷,笑容像年轻时一样纯真。她轻轻地摇动手中的蒲扇,神情淡定,心境更加地平静。

 

  简朴而整洁的书房里,有一束百合花。书桌上放着她早年的译著《呼啸山庄》、《天真与经验之歌》,还有散文《忆肖珊》。这是为纪念巴金夫人肖珊而写的,记得在《人民文学》发表的时候,在文学界引起了轰动,那饱含深情的文字,读之令人泪下。此作连同杨老师写的《坚强的人》等著作一起,成为研究巴金的重要史料。老师不愿意再和我谈到这些,巴金先生去世也已经年,回忆总是痛苦的。

 

  我问起了她儿子赵苏的近况,老师开心地笑了。她说,儿子每年都要从美国回来看她。我想,这是她最大的慰藉吧。我和赵苏曾是电视台同事,前几年共同拍过电视电影《小镇往事》,我是编剧,他是导演。得奖的事不必去说,美好的是,这毕竟是我们艺术追求的一次实践,一次愉快的合作。

 

  老师自然又说到她的哥哥杨宪益,这位英国牛津大学的高材生,娶了一位英太太,1940年的战争烽火中,他和戴乃迭一起回到中国,无论在重庆,还是后来的北京外文出版社,他们的大量译著,为中外文化交流作出了巨大贡献。《老残游记》、《离骚》、《关汉卿剧作选》、《宋元话本选》、《史记选》、《儒林外史》、《鲁迅选集》四卷本、《边城》,以及全部《红楼梦》。我藏有一本先生的自传体散文《漏船载酒泛中流》,爱不释手。还喜欢先生的打油诗,杨苡老师立刻送了我一本《银翘集》,她让我自己从书架上取下来。我看到只剩下了不多的几本,真有些不忍。可她说,你拿着,书是给喜欢它的人读的。

 

  戴乃迭在中国生活了44,1998年去世以后,先生变得沉默了。然而他并不孤独,他和戴乃迭共同翻译出版的书陪伴着他。这是他们共同心血的结晶,也是爱情的见证。所谓生死不渝,就是这样的。这让我想到了杨苡老师写的《又一片树叶落下》。杨宪益和戴乃迭,也如同两片永不分离的树叶,风吹过,雨淋过,雪打过,却不再颤抖。

 

  人生是一棵树。春华,叶茂,秋黄,冬落。但有的叶子是常青的,如同那些不朽的人。他们的思想、学识、人格、微笑,将永存人间。大自然的树,一棵棵倒下,又一棵棵生长,那是精神的延续,价值的永恒,灵魂的不灭。

防厌倦要补水和钾夏日气候热、常出汗 | 因为他并没有自己的史学理论和体系 | 防厌倦要补水和钾夏日气候热、常出汗 | 它是距吉隆坡最近的海滩 | 因此得名石库门
试开馆参观时间:10:00-16:30(周一闭馆,免费开放) 地址: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:33685656
CopyRight 2006-2015 千亿国际娱乐城_qy8千亿国际娱乐城_qy8千亿国际娱乐官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