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当前已进入夏季

频道本月排行
频道总排行

在巴金家中,寻岁月故事
2012-01-02 17:20:38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这几天,一向宁静的武康路上,来来往往的人多了。武康路113号,原本油漆斑驳的铁门和围墙被重新刷过,时不时有人摁响门铃,探进来一张张...

这几天,一向宁静的武康路上,来来往往的人多了。武康路113号,原本油漆斑驳的铁门和围墙被重新刷过,时不时有人摁响门铃,探进来一张张陌生的脸,问的是相同的话:什么时候可以参观?

    这幢掩映于梧桐树荫的三层独立式花园洋房,是巴金生前的家。巴金自1923年春至上海,19559月举家迁入武康路寓所,在此居住长达半世纪。在这里,巴金写下后被改编成电影《英雄儿女》的小说《团圆》,完成《倾吐不尽的感情》、《赞歌集》等多本散文集,翻译《往事与随想》等文学名著。他晚年最重要的作品、被誉为“讲真话的大书”——《随想录》,也在这里完成。

    这里曾有众多中外作家及各界名人出入,见证了20世纪下半期中国文学的风风雨雨,也见证了巴老后半生的悲欢:他在这里含泪送走自己挚爱的妻子萧珊,也在这里尽享儿女陪伴、外孙女膝下承欢的天伦之乐……

如今,巴老去世六年后,武康路113号挂上了“巴金故居”的铭牌。从今天起,每一位普通人都能走进小楼,在“按原样呈现”的巴金家中,找寻这位文坛巨匠、“人民作家”的足迹,感受定格在这里的气息。

 

建立巴金故居源自一份提案

    20051017,巴金在上海华东医院去世。2006年全国“两会”上,出席全国政协十届四次会议的冯骥才、梁晓声、贾平凹、赵丽宏和张抗抗五位全国政协委员,一起提交一份提案,建议建立巴金故居博物馆。提案写道:在已有的中国文化名人故居纪念馆中,能拥有如此完整的初始环境和如此丰富的实物,极为难得……

    20071213,上海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,决定正式启动巴金故居纪念馆筹建工作。2008年至2011年,巴金故居(筹)协助巴金家属开始陆续整理资料。今年春节后,巴老的家人陆续搬离,6月文献资料整理工作初步完成。

    这幢房子建于1923年,由一栋主楼、两栋小辅楼和一个花园组成,总占地面积1400平方米左右。主楼是一座花园住宅,假三层,细卵石墙面,装饰简洁。1999923被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布为上海市第三批优秀历史建筑。

    按节点,今年7月,徐房建筑实业公司对故居全面修缮。最大难题是“修旧如旧”。相关人员介绍,房屋外立面在1982年大修时采用卵石修补过,但色泽和大小与原材料有明显偏差,这次施工人员专门挑选与原来的细卵石相近的材料,使外立面恢复了原有的色泽样貌;对主楼屋顶作防水层修补后,再使用与原材料相近的瓦片翻新;屋内原有的木门、木楼梯、木栏杆、吊灯装饰,及金属门窗把手等,均予以保留,巴金会见客人的沙发、写作的桌子、放书的书架,也逐一按原样置放。

“不对,这个原来不放在这里。”巴老的女儿李小林从原来的住户“荣升”为巴金故居馆长,她对每个细节毫不马虎,力求一切按原样呈现。1114,小林陪日本作家井上靖先生的长子井上修一参观时,仍不忘提醒工作人员把三楼的书架搬到底楼,“这个书架原来是放在那里的”。

 

这里每个角落都有故事

    昨日,记者来到巴金故居探访,院子里已摆满了亲朋好友们为巴老107岁诞辰送的花篮,依然是巴金生前最喜欢的玫瑰。

    穿过院子上几个台阶,便是门厅,1966年以后这里一直作为餐厅使用,每次吃饭时,巴老习惯坐在靠厨房门边的位置。靠墙的“三炮台”上,摆着中国现代文学馆赠送的一组微缩人像,下面柜里放着巴金生前用过的杯子。著名画家黄永玉先生专为故居开馆而画的“巴金先生”,挂在饭桌这边的墙上,画上有他的题诗《你是谁》。门厅正前方,则挂着巴金生前最喜爱的一幅肖像,定格巴老难得开怀大笑的瞬间。巴金去世后,家人选了这张作为他的遗像。

客厅、书房、卧室,甚至巴老在《随想录》中时时提起的“太阳间”……这里每个角落都有故事。

 

客厅

    巴金家的客厅古朴典雅,却弥漫着现代的空气,向全世界的客人敞开大门:巴老1955年入住后接待的第一批客人是法国作家萨特与波伏娃;老舍、曹禺也曾留下足迹;师陀、唐弢、孔罗荪、辛笛、王西彦、柯灵、张乐平等作家、画家常来做客,法国前总统密特朗的夫人也专程来看望巴老。这里还举行过意大利“但丁国际奖”和前苏联“人民友谊勋章”的颁奖……巴老生前常说:唯有友情才是人心靠拢的纽带。

客厅的柜子里放着巴金从各地带回的纪念品,壁炉上是林风眠赠送给巴老的《鹭鸶图》。左边靠墙的一排书柜里,摆放着巴金本人和朋友的各类著作。靠门边的那张小桌子,是巴老晚年经常写作的地方,《随想录》的部分章节就是在这完成的。

 

太阳间

    “这间所谓的屋子,只不过就是在一楼的走廊上加了几扇窗户,阳光可以透进来,巴老晚年最喜欢在这儿写作,还幽默地取了个‘太阳间’的名字。”巴金故居常务副馆长周立民说。1982年巴老在楼上写作时不慎摔倒,从医院回家后,行动不便的巴老就经常在这里散步、思考,阳光充足天气温暖时,就趴在小缝纫机上写作,《随想录》后半部分正是在这写成。

记得1992年巴老89岁生日那天,阳光洒满“太阳间”,巴老看着我们记者送去花篮缎带,笑呵呵地说:“你们有的人认识,有的人不认识。”我赶紧说:那报到谁,谁站出来让巴老看看。我们一个个站在巴老面前,后来又站成一排向巴老鞠躬祝寿,巴老乐呵呵地忙叫小林给我们分蛋糕。巴老不爱拍照,可生日这天他便由着我们,让我们尽兴拍个够,他还会饶有兴趣地听我们叽叽喳喳,不时笑出声。

卧室

    主卧室的大床左边竖着一个白色木头扶手,巴金老年行动不便,下床时需拉住扶手才能起来。他最喜爱的外孙女端端的小床就放在一旁。巴金曾在《随想录》中《再说端端》一文这样描述:“每天清早她六点起床后就过来给我穿好袜子,轻轻地说声‘再见’,然后一个人走下楼去。……她不会想到每天早晨那一声‘再见’让我的心感到多么暖和。”

卧室卫生间门下的一排小孔,引起了记者注意。一问才知,以前这里使用管道煤气加热,冬天洗澡关门后卫生间不通气,有次竟使萧珊一氧化碳中毒,从这之后巴金让人在门下钻了五个小孔透气。巴金和萧珊的感情很好,1972年萧珊去世后,巴金将她的照片和翻译作品放在床头,骨灰盒就放在左手边的五斗橱上。巴金在《怀念萧珊》中写道:“我按期把骨灰盒接回家里。有人劝我把她的骨灰安葬,我宁愿让骨灰盒放在我的寝室里,我感到她仍然和我在一起。她的结局将和我的结局连在一起。”20051125,他们俩的骨灰终于合在一起,和着鲜红的玫瑰花瓣撒入东海。

 

书房

    书房是巴金1982年前的主要工作区域,他在这看书、思考、创作了大量散文、小说,有时也在这接待比较亲密的友人。1977年,巴金、师陀、孔罗荪、王西彦等人还在这拍了一张著名照片《劫后的笑声》。

    书是巴金的最爱,故居可谓“无处不是书”,就连主卧室边上的卫生间里,也放着个排满书的书架。周立民告诉记者,三楼是储藏间,摆放的全是一排一排的大书架,以前的北辅楼下的车库和南辅楼都曾是他的藏书室,这次整理出来的藏书有近四万册。巴金收藏的个人著作、译作的中外文版本书,既相对完整,又版本众多,目前从图书馆难以查阅如此全,坊间更是难以搜集到。他的很多著作的特殊版本,当年印数就很少,如今存世更不多,如《雪》的蓝色封面的毛边本,未见有人提过。更难得是很多书是巴金或同时代作家的校改本,上面有很多他们校改的手迹,为研究现代文学作品的修改留下宝贵资料。

    众多外文书刊,是难以搜求的珍贵资料,大部分是巴金一本本从旧书店和外文书店中淘来的,都是他的心爱之物,书扉往往有他的签名、钤章。目前整理的外文图书中,有相当大一部分是20世纪30年代以前乃至19世纪出版的文学名著、社会思想著作及各种工具书,印刷精美、插图众多、版本珍贵。巴金喜爱的作家、作品,如托尔斯泰、屠格涅夫、赫尔岑、克鲁泡特金等,往往以网罗殆尽的姿态来搜集,不仅有全集、文集、选集,还有他们的各种单行本,日记、书信集,乃至各种传记、研究资料;不仅有作家的母语版本,还有各种语言的译本。这就形成一个极为难得的外文图书版本库。为了翻译工作的需要,巴金还购买了各语种的外文百科全书、语言词典等工具书。据不完全统计,这些工具书的数量在三百种以上。既有十几卷的巨型词典,也有仅两厘米高的袖珍词典,不仅涉及了世界各主要语种,还有很多冷僻语种。

另据介绍,这次搜集出的全新资料中,巴金的手稿起自1920年代,这些文字大部分都不曾收入《巴金全集》,整理出来后,对全面研究和认识巴金的思想和创作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。不仅如此,巴金还保存着大量同时代作家的书信、手稿,写信人几乎囊括中国现当代文学上所有重要作家;从1950年代起半个多世纪读者写给巴金的信,他也完整保留了……

 

花园

    巴金故居的花园四季如春,广玉兰、樱花、杜鹃、葡萄……很多是巴金当年亲手种下的。晚年巴金曾深情回忆:“我想念过去同我一起散步的人,在绿草如茵的时节,她常常弯着身子,或者坐在地上拔除杂草,在午饭前后她有时逗着包弟玩。”如今,这些花草依旧枝繁叶茂,迎风而立的广玉兰粗壮的树干需要两个人合抱才围得起来。

走出巴金故居,回头看着半圆形的门廊,脑中挥之不去的竟是巴金站在那里的身影——每次,他都会亲自把客人送到门口挥手道别。仿佛还能听到老人说:“不要把我当成什么杰出人物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,我写作不是我有才华,而是我有感情,对我的祖国和同胞,我有无限的爱,我用作品表达我的感情,今天回顾过去说不到什么失败,也谈不到什么成功,我只是老老实实、平平凡凡地走过了一生。”

 

参观信息可在千亿国际娱乐城_qy8千亿国际娱乐城_qy8千亿国际娱乐官网 网站查询

    此次修葺,两栋辅楼也作了改建。其中北辅楼二楼有一间3平方米左右的“保姆房”,周立民介绍说,萧珊去世后,巴金就是“躲”在这重译了屠格涅夫的《处女地》。南辅楼改建成“游客服务中心”,不定期举行小展览,目前正展出“巴金藏俄罗斯作家作品插图展”。

    “故居计划设立巴金文献资料收藏中心、巴金研究中心、巴金文化活动交流中心等专业中心,成为面向公众、学者的教育、展示、研究等全方位公共文化机构。除了收藏巴金先生本人的资料,还将积极收藏同时代作家的文献资料,开展各种交流活动。”周立民表示。

    “巴金故居开放,一定记得要去看看。”采访中,不止一位上海市民这样表示。时间流逝,人们依旧念着他。“每次想起他,脑中先浮出的就是《家》中梅的样子。”上海市民林小姐说,“他不仅是文学巨匠,更是值得钦佩的老人,他的纯真他的坚定,始终给我力量。”“说起来,我们还是高中校友,都曾在南师大附中读书,记得学校里一直有尊巴金的塑像,碑座刻着四个大字‘掏出心来’,是他的精神写照,也是我的人生坐标。”上海市民周小姐说。

巴金故居将试开放半年,明年51日前后正式开馆。试开放期间,参观区域、时间、接待人数等均有限制,将在千亿国际娱乐城_qy8千亿国际娱乐城_qy8千亿国际娱乐官网 网站(www.lechangren.net)上公布信息。故居开放时间为每天上午10时至下午3 (周日、周一闭馆),团体参观需电话预约(33685656-115)。

防厌倦要补水和钾夏日气候热、常出汗 | 因为他并没有自己的史学理论和体系 | 防厌倦要补水和钾夏日气候热、常出汗 | 它是距吉隆坡最近的海滩 | 因此得名石库门
试开馆参观时间:10:00-16:30(周一闭馆,免费开放) 地址: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:33685656
CopyRight 2006-2015 千亿国际娱乐城_qy8千亿国际娱乐城_qy8千亿国际娱乐官网 版权所有